您现在的位置:

单品 >

我的时空旅舍最新章节_正文 第640章 那是哪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“广角镜头是这个吧?还有三脚架……”程烟在程云的衣柜里翻找着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呗。”程云坐在床上打呵欠。

    “要你跟过来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把你带过来的好吧!”

    “冲锋衣就这件吗?”程烟提起一件厚厚的迷彩冲锋衣看了看,“好丑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没有登山鞋,是不是还得穿个防水的高帮靴子?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把东西全装在一个口袋里,程烟又回到自己的房间一通翻找——高中时候用过的手套、围脖,还有角落里藏着的口罩、帽子之类的,虽然都是些平常人过冬御寒的装扮,但一股脑的裹在身上,登山固然不行,可如果只是去珠峰待一会儿的话还是能发挥一点作用的。

    程云在边上说着风凉话:“要不你裹一床棉被?反正也没有人看得见。”

    程烟瞪了他一眼,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连忙又说:“对了!氧气!我突然从平地到海拔近九千米的地方,一两分钟还好,要是待久了没有氧气,怕是要无症状性死亡吧!”

    程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感觉很困。

    程烟依旧自言自语:“我们这哪有卖氧气的……对了医院,医院肯定有卖……程云你快去给我买一袋氧气!”

    程云脸一黑:“为什么要我去买?我又不缺氧。”

    只见程烟干脆的走到了他身边,拉着他的胳膊把他扯了起来:“少废话,快去,我还得收拾东西呢!”

    程云实在不想给她跑腿,便无奈的说:“算了,不用了,我给你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程烟诧异的看了他一眼:“什么办法?我不接受人工呼吸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并不愿意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耐了啊你!”程烟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,然后又切了一声表示不屑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程烟带好了东西,程云便直接带着她回到了宾馆。

    这时几人还在隔壁打牌,隐隐传来程秋雅懊恼的声音,听起来应该是又被小法师克输了。当程云和程烟走过去的时候,只见程秋雅脸上已贴了两张纸条,小法师脸上也有,看来他们似乎换了一种惩罚方式,并且将惩罚从打牌者延伸到了ta的支持者身上。

    程秋雅偏着头思考了下,似乎终于发现了点不对,自言自语道:“怎么今天手气这么差呢,甚至有一局全是电话号码,我平常手气都很好的呀!”

   &治疗成人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nbsp;小萝莉闻言,抬头看了看她身后的小法师。

    作为经常打牌的老手,甩锅是常事,于是程秋雅立马仰起头往后看了眼小法师,说道:“采老师,是不是你的原因啊?你的站位影响到了我的风水!”

    小法师表情僵硬:“怎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站夭夭后边试试?”

    小法师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见唐清影清脆的声音:“我不!”

    小法师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此,程云和程烟也都笑了。

    除了喝酒吃饭,打娱乐牌也很能增进感情,柳曦和程秋雅总算有点熟稔起来。

    小法师给她们牵线搭桥:“二堂姐,你不是说我们的新歌要编舞吗?这个我觉得可以让曦姐帮忙!”

    二堂姐一愣:“可是公司好像已经在给我找舞蹈老师了!”

    小法师显然已和柳曦有过交流,知道柳曦的水平,当下便皱了皱眉说:“我表姐就在你面前,你还找什么舞蹈老师啊,你从哪去找比她更好的舞蹈老师啊!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会骗你吗?”小法师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采老师你都这么说了……”程秋雅迟疑了一下,又看向柳曦,“曦姐不知道你有没有空,价钱什么的都好说,我们可以换个时间慢慢聊。”

    “有空!”柳曦低着头道,“不过钱就不用了,都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行!亲兄弟明算账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我怎么能占你便宜呢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坚持,那这样吧。”柳曦和小法师交流了一下眼神,“我过几天也想录一首歌发到网上去,这个就算我帮你一个忙了,你也帮我一个忙,就帮我解决录音室的问题,你觉得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!我们公司就有,我去说一声,没问题的!”看得出二堂姐大人现在在公司地位也不低了,“可是这样还是我占了你的便宜啊!”

    “讲究得太多就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!”

    “多谢了,二堂姐。”

    “该我谢谢你才是,曦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客套归客套,柳曦打牌却不留情。

    她费了不少时间将牌整理得整整齐齐,不光是按顺序排列,就连捏在手里时牌都必须呈现出一个完美的扇形,每张牌的间距必须相同,出了牌还得重新调整,因此她在打牌的过程中反应总要比其他人慢几拍。见到程烟和程云来到了她背后,她不由转头向两人征求意见:“我是不是该这样出……”

   &选择癫痫药物时要注意什么nbsp;程烟扯了扯嘴角:“这个牌只要不乱出,都会赢吧?”

    柳曦惊讶道:“是吗?三带一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8、9、10、j、q、k、a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四个二,剩两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a,呀,走完了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作为地主的程秋雅抹了把脸上的汗,无力的放下了牌。她不明白自己今天运气到底是怎么了,好像玩这么久,总共就赢了两把,还是搭着其他人赢的。

    小法师则默默后退了两步,说:“我有点事,先走了,你们记得玩开心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,程秋雅跟着他们一起在楼顶吃了个晚饭,才开车回去。

    十点过,程烟悄悄打开了程云的房门,然后飞快的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程云还是穿着夏装,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等着她,见到这一幕不由狠狠翻了个白眼:“你以前晚上没来过我房间吗?”

    程烟皱着眉:“干嘛这个语气?”

    程云额头上浮现几抹黑线:“应该我问你,你干嘛这么鬼鬼祟祟的,光明正大一点不好吗?你来找我很奇怪吗?万一被住客看到,还以为我们兄妹俩大半夜在房间里……制毒呢!还提着这么一大口袋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程烟脸上有一瞬间闪过一点尴尬之色,但很快又恢复洁白清冷,接着她理直气壮的说:“我又不像某些人,当贼当惯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当贼当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吗?瞒着我这么久,还刻意说真话来蒙蔽我,心理素质够可以的啊!”

    “是你蠢!”

    “别扯了,没兴趣和你扯,借你洗手间用一下,换装备!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换?”

    “不换!”

    “啧!冷热不侵,成仙了啊~~”

    程烟也不再理会他,直接提着一大口袋东西进了他的卧室。

    当她再出来时,已将自己裹得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脚下是一双黑色的中筒皮靴,带一点点跟的那种,但这一点点跟影响也不大,只是让程烟显得更高挑。程云没记错的话这双靴子应该是唐清影的,唐清影无法忍受和程烟书面身高相同的自己事实上却比她矮一点,所以最近买鞋子总是爱买这种带一点点跟的,以让自己和程烟一样高。

    起码穿了三条裤子,让程烟平常细长的腿都变粗了好多。

&n山西癫痫病医院那好bsp;   上身的冲锋衣拉链没有拉上,两件套的冲锋衣里面还有一件修身的羽绒服,拉链也只拉到了领口处,于是还可以看见里面一层层的保暖衣和毛衣。

    口罩,裹住整个头的米色毛绒帽子,脸颊两侧还一边吊着一个毛线团,脑袋顶上也有一个毛绒团……

    “噗噗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程云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程烟便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,看着他笑,直到他笑完一轮,她才冷声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程云再一看她,见她在这短短一两分钟的时间内脸颊就已热得通红了,耳鬓两侧还有汗水流下来,便又笑了。

    “裹得跟一头毛熊一样!还问我笑什么,你心头没数吗?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!快点出发!我热得很!”

    “裹这么厚!能不热吗?你这帽子什么时候买的呀,我怎么没有印象,小学的时候?”

    “快点!到时候我出了汗,到了那温度那么低,会结冰的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程云终于收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刷的一下!

    两人和小萝莉便消失在了房中。

    世界整个黑暗下来,借着星光隐隐可见白色的雪和黑色的石头,远方有一片模糊的白,应该是其他的雪山,底下也有模糊得几乎看不清的白影,便是云海了。

    天际边缘已可见亿万星辰,密密麻麻散布在夜幕上,璀璨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你数不清它有多少,不知道它有多远,于是你也不知道在星空的彼岸,是不是也有那么一个人正抬头朝我们的方向仰望着,你不知道那边正在发生什么故事。

    再一抬头,一条银河悬挂于头顶!

    程烟整个人都为之怔住了,差点让手上的相机和三脚架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维持着这个仰望星空的姿势,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星空能让旅行者向往不已,为什么能让诗人写下唯美的句子,让哲学家留下世代相传的感慨,因为它本身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、最震撼、最神秘的存在。仅仅仰望着它你就像是看到了你想看到的一切,宇宙的秘密、单纯的美,或是对未来的憧憬、对过去的怀念……

    直到脖子酸了,她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适应了星光,她双眼已能隐约视物。

    吸了一口气,并未觉得有什么难受的地方,她不由惊讶道: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程云在她身边耸了耸肩:“呼唤另一个空间降临,在我们周围构建出一个与外界分离的领域,所以我们现在所吸的氧气其实来自另一个空间,这么说,你能听懂吗?”

    程烟皱起眉思索片刻,又抹了把脸上的汗:“可为什么一点也不冷?”

   &nb癫痫病治疗专科sp;“同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程烟愣了一会儿,才偏过头,不敢置信的瞪着程云:“这也是你不怕冷的理由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问题来了。”程烟向程云靠近了一步,“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程云后退了一步,踩到了小萝莉的尾巴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小萝莉也不动,就仰头直直的盯着程云,并用小爪子轻轻戳着他的腿,似乎在提醒他‘你踩到本王的尾巴了’。

    程云终于说:“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又是整我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!你看。”

    程云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,照向前方一片平整区域,只见那里不知何时已多了两张躺椅,躺椅上还摆放着毛毯和抱枕。

    程烟眼睛一眯。

    只听程云说:“你可以看个够。”

    小萝莉比她的反应快一点,已小跑着冲过去,跳上了一张椅子,并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程烟便在另一张椅子上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萝莉看了看程烟,又看了看站着的程云,再低下头看自己身下的椅子,似乎明白了什么,默默的挪到了椅子旁边,对程云说道: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懂事!”

    于是两兄妹便并肩躺在两张椅子上,程云把小萝莉抱在怀里,抬头面对着那深邃的星空与银河。

    “你经常这样出来看景色吗?”程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出来过,但也不是经常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程烟有点惊讶,她觉得如果是她,掌握了这样的能力,肯定会隔三差五就跑出去旅游,或者干脆找个地方看日出日落、云海升腾、斗转星移……反正这么方便。

    “因为忙着给你们做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扯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忙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地方是哪?”程烟忽的又问,“我发现每次你进行空间跳跃的时候,我眼前都会黑一下,但有时候又能见到一点光。刚才我试了一下,在眼前黑暗下来的时候我能看见自己的鼻尖,手也能动,所以那其实是一个黑暗的地方而不是我眼前失去了光线,对吗?”

    “空间跳跃……”程云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“喂,我问你,那是哪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……门卫室?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vcj.com  张家口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